昨日,雲南省丘北縣平龍村,楊梓藝的奶奶看著孫女生前的照片痛哭。3月19日,當地佳佳幼兒園32名孩子現中毒癥狀,楊梓藝和另一名女童身亡。
  ■ “雲南丘北幼兒園毒案”追蹤
  3月19日,雲南丘北一幼兒園發生中毒事件,兩女童身亡。昨日,該縣宣傳部表示,警方仍在對幼兒園毒案進行調查,目前中毒原因尚無定論。
  昨日,留在丘北縣醫院的5名孩子仍在繼續接受觀察治療。面對媒體質疑此次毒案中中毒孩子的數量是32名而非官方公佈的7名的說法,丘北官方多次提到,3月19日事情發生後,政府是怕有遺漏隱患才將所有孩子送到醫院做檢查,“事實是,其他出現腹痛、嘔吐的孩子是由於暈車和驚嚇才產生疑似中毒癥狀。”
  警方雖已確定了孩子們中的毒是毒鼠強,但毒鼠強來自何處,仍成謎。
  20日夜裡,警方將與身亡女童楊梓藝有親屬關係的王桂蘭帶走詢問,原因是這個62歲的農婦在19日早晨給孫女小楊帶了4包零食去幼兒園,而楊梓藝當天分食了小楊的零食。這種零食曾被官方懷疑沾染毒鼠強。
  21日夜裡,警方連續兩次搜查了與出事的佳佳幼兒園有競爭關係的同村另一家幼兒園的主人何朝輝家,之後,何被帶走問話,截至昨日夜裡仍未歸。
  而包括楊梓藝母親黃秋秋在內的多名孩子家長,不認可“吃零食中毒”說,更傾向於孩子在幼兒園飲水才中的毒,但這些都是猜測,並未得到官方確認。
  【焦點1】
  小賣店老闆:我怎麼能對孫女下毒
  一身亡女童吃過零食
  與楊梓藝同班的多名孩子稱,他們的確見過楊梓藝吃了別人的零食。
  “我不認可政府所說的吃零食中毒,因為分給我女兒零食吃的那個孩子沒什麼事兒。”楊梓藝的母親黃秋秋說,官方所說的那個帶零食到幼兒園的孩子,其實就是她二伯家的孫女小楊,而給小楊帶零食的就是她的二伯母王桂蘭。
  王桂蘭家有一個小商店,她家裡銷售有孫女帶到幼兒園的“狗牙兒比薩捲”。小楊喜歡吃這種小食品,平時,孫女鬧著不肯去幼兒園,王桂蘭會給她帶上幾包哄著她去幼兒園。
  3月20日下午5點多鐘,丘北警方到王桂蘭家搜查,找到了多袋“狗牙兒比薩捲”,還在王家兩處地方搜到了毒鼠強。隨後,王桂蘭被警方帶到公安局詢問,孫女小楊也在其父母陪同下被帶到公安局。
  零食中毒無直接證據
  王桂蘭的丈夫存放毒鼠強的地方就在貨架最上層。“我買的這兩瓶毒鼠強還沒開瓶用,不可能會滲到下麵放著的零食上。”
  昨日凌晨,王桂蘭已帶著一張由丘北縣公安局出具的“詢問通知書”離開公安局。她昨日說,未用手直接接觸過毒鼠強藥液,也沒有摸過貨架上的“狗牙兒比薩捲”,“再說,我怎麼會去害自己的孫女?”
  此外,小楊並未整包將自己的零食分給其他孩子,每袋零食都是她自己吃得最多,而事發後,小楊只出現了輕微的肚子疼。
  昨日,就是否確認毒鼠強是通過零食毒倒孩子的情況,記者再三向丘北縣宣傳部門核實,一名李姓負責人稱,的確還沒有直接證據表明毒藥是通過零食引發了孩子中毒,“現在警方還在調查中。”
  【焦點2】
  同村村民:兩幼兒園有矛盾
  因搬遷問題兩家曾吵架
  昨日,佳佳幼兒園的做飯師傅、同時也是該幼兒園負責人黃永機的家人跟村民透露,事發前一晚,幼兒園的後門被人撬開過,但沒有丟什麼東西。
  多名村民提到,佳佳幼兒園後門被撬,加之這所幼兒園跟同村另一所幼兒園的矛盾,他們懷疑,毒案或許與佳佳幼兒園的競爭對手有關。
  距離佳佳幼兒園大約500米,另有一家喜洋洋幼兒園。佳佳幼兒園原址在平龍村村委會,2013年8月底遷至現在的校舍,而現在的校舍屬於丘北縣公路養護段道班用房。村民稱,當時何朝輝家在道班存放有物品,因為佳佳幼兒園遷到此處,何家不得不將自家物品挪出,“兩家人發生了爭吵,之後,何家開辦了喜洋洋幼兒園,村裡人傳言,何姓村民是為了爭一口氣。”
  喜洋洋幼兒園2013年8月開辦之初,約有40名孩子,在本學期,有七八名原本在喜洋洋幼兒園入園的孩子轉入佳佳幼兒園,有村民懷疑,這會讓何家人不高興。
  “不可能毒親戚家孩子”
  昨日,新京報記者瞭解到,丘北縣警方在21晚兩次搜查了何朝輝家,當晚,何也被帶走協助調查。
  昨日,何朝輝的兒子稱,何家與佳佳幼兒園的矛盾只是源於佳佳幼兒園驟然搬進新址,造成何家一時來不及搬走存放的物品才產生口角,之後兩家沒什麼矛盾,“我們見面常打招呼,佳佳幼兒園的人也老搭我們的車,孩子轉園去佳佳,其中就有我親戚家的孩子,還是我們勸轉的,因為親戚家離佳佳近,我們怎麼可能去毒自己親戚家的孩子?”
  何朝輝的兒子稱,至於家裡有親戚在教育系統工作,“我們認為這跟佳佳幼兒園有孩子中毒這件事沒有任何關係。”
  昨晚10點30分,何朝輝的兒子稱,父親被警方帶走問話後至今未歸,“我們剛打電話問,警方說還沒進行完程序。”
  【焦點3】
  多名家長:孩子未吃零食也腹痛
  多名孩子中毒前曾喝水
  連續兩日,新京報記者走訪了10多名與楊梓藝同班的孩子,多名家長提到,他們在事發後屢次詢問孩子,孩子稱只是喝了學校的水,並未吃到小楊帶到學校的零食,但也出現肚子痛、嘔吐等癥狀。
  多名家長提到,佳佳幼兒園的水由園外的一口井抽到園內,幼兒園的老師會先把水燒開,趕在孩子午睡醒前倒進公用的杯子里放涼。
  跟楊梓藝同村的學生小王說,他只是喝了水,之後就出現了肚子疼。小王的家長稱,打點滴時,孩子幾乎沒有意識,晃都晃不醒。
  另一名家長說,兒子告訴他,19日當天下午,他睡醒後,直接跑到幼兒園平時的飲水處喝了水,但當天,他的孩子也倒在幼兒園裡,之後被送進了重症病房。
  警方未通報檢測情況
  有家長稱,除了懷疑水的問題,他們還懷疑是否是杯子出現了問題。
  昨日,丘北縣委宣傳部一名負責人稱,事發後排除孩子因飲水中毒的說法,源於政府部門的推斷,“這個幼兒園有76個孩子,為什麼只在中班的這32個孩子中出現中毒癥狀?要是水的原因,也許不止這幾個孩子。”
  記者詢問警方是否對幼兒園的杯子和水進行過檢測,該名負責人稱,警方未向政府部門通報這個情況。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原標題:毒倒32兒童的毒鼠強來自何方�
(編輯:SN07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l74ulztlt 的頭像
ul74ulztlt

大塚愛

ul74ulztl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